温涵涵涵

APH狂热,主露中,黑三角厨,红色金钱都爱,天雷冷战好茶极东岛国日光爱丽舍。杂食博爱党。

黑瞎子的童年时期

#黑瞎子的童年时期修改版#

他生来就是齐家的小少爷。出生的时候都含着金勺子。再长大些,生活过得可是衣食无忧;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。因为出身名门,所以家中所有仆人都对他百般呵护,要是一个不小心让小少爷感到不快,你就要小心你的脑袋喽。

当然,也有一些仆人巴结他,用他们的话说:“他可是齐家的少爷啊,要是巴结好了他,那以后的生活啊...啧啧啧。”脸上的向往和讨好,说这话的时候,倒是一齐表现了出来。

他和别家的孩子玩耍时,总能很有底气地欺负他们。因为自己身份显贵,别人不敢拿小少爷怎么样。

小少爷的眼睛慢慢地觉得模糊,他起初觉得只是眼睛有点恍惚,休息不好罢了,
但是,直到奶娘告诉他,眼病是会伴随齐家人一生的,就像某种诅咒一样。
老天爷让他眼睛越来越差的同时,也夺走了他最重要的东西。
在八岁那年,齐家惨遭灭门,全家上下除了他无一人生还。
奶娘塞给他一袋银子,袋子上还有奶娘手上的血迹,她断断续续地说“逃……少爷……逃得越远越好……隐姓埋名,不要让他们知道……你是齐家后人……”
手中的余温渐渐消失,系在眼上的黑色纱布被眼泪润湿,小少爷,不,从此他不是小少爷了,他失去了亲人,他没有了靠山。

他该怎么活下去呢……?

他历经千辛万苦,去了陈皮阿四――老九门的四爷。到他手下做活儿,他渐渐知道了,当一个手下人,要吃苦受累,要下斗就要勇敢地去面对那些可怕的粽子。
他渐渐变了一个人。
有时候他会觉得,童年像一场梦一样,他的尊贵已经全然不见了,每当有人问起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他想了想,说:“齐……叫我黑瞎子吧。”

墨镜之下,那双淡色的眼睛,看透了太多的人情世故,小时候巴结自己的人,在齐家衰落之后,走的走,逃的逃。别家的孩子全都出来欺负他,没有一个人肯收留他了。
在四爷这里,没有一个人可以当靠山。一言一行都要谨慎,每次都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办事。

他仍会时时梦到他的奶娘,梦到他在齐家玩耍的情景。

黑瞎子在讲这些事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很淡漠,仿佛在讲述一个和他毫不相干的人。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黑色墨镜,转过来露出一个痞气的笑容
“得,该走了。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我感觉这个文风融合挺好玩的。。。2333
@靓仔快乐笋  谢谢药er帮忙修文www

west:

之前的罗刹异族奴隶x官家公子paro……

忍不住爆肝画了出来,本来只想画相遇,没想到加上长大的情节还爆页开车了……(控制不住自己的开车的手)

补充几个小设定:

*小伊万紫色的眼睛让他经常被欺负,大家都觉得他是怪物

*伊万在外称耀大少爷,私底下死缠烂打地叫小耀,但搞的时候伊万会恶趣味地叫耀主人,并自称奴才

*路人视角:王家玉般的公子后头总跟着个夜叉般丑陋的罗刹奴隶(此处是捂脸大大簪缨问鼎的设定,审美差异一般人get不到番邦人的颜值,我觉得激萌!)

*耀君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,妹妹经常刺激小伊万占有欲

*此时耀君大约13岁,作为尚书的神童儿子被派出去历练,有权力处理事务

*律法规定恢复国籍的外族必须遣返原国,外族不能随便入籍。小耀觉得伊万太小,为了养大他只能维持他奴籍,并约定长大去除他奴籍让他回罗刹。伊万在王家受到的家人待遇,对外声称是奴隶,所以经常被歧视。但伊万为了留在耀身边毫不在意,也没有要求去处奴籍。

*直到为了娶老王,伊万回去罗刹当将军然后要求朝廷送老王来和亲(哈哈哈我喜欢的狗血风味)


请问在座各位善长仁翁看到这么萌的设定,真的不动心产个粮吗!?



今夜无人入睡

茶倚白桦:

今天真的要成为红色厨一生无法忘却的日子。


我真的没听说过任何其他两个国能为别国做到这样。一个将自己历史悠久、从未外送的勋章直接给对方戴上;另一个回去用了一年时间设计了第一个勋章用来回礼。一个在从前不求回报地援助;一个在现在默默身后支持。不论之后怎样,他们永远是对方的第一。


由于入圈的缘故,我是愿意将他们当作人看的。在全/球注视下,交换戒指是不可能的了,就用两条纯金的勋章,互相将对方套牢,昭告天下。


古里沫宝太太说:“为了你,我花了一年设计项链,在金色大厅中,一起走过红地毯为你戴上”


我昨天官方还没承认授予谁就觉得,这简直是在向天下高喊“我爱你”。含蓄如耀,这是他能做的最过的了,何况还是在“不结/盟”的战略下。无法直说“爱情”,就用“友谊”替代。


大家都说,授勋仪式跟婚礼现场似的,后来的同乘高铁去天津就好像蜜月旅行。他们穿了一样的西装,打一样的暗红领带,地毯是红的,座椅也是暗红色的。在说出“最好的知心朋友”时,弗拉基米尔露出了那种无法抑制的喜悦笑容,又有些不好意思。据说他下台擦了一下眼睛。在高铁上,弗拉基米尔说坐高铁浪漫。MR太太就说:“是因为高铁,还是一起坐的人?”


我不会画,不然一定要让他们也穿着一样的衣服,走一遍红毯,一起坐高铁。


以前总感叹生不逢时,既不是在50s全民狂热爱得死/去活来,也不是09、10露中黄金时期。现在看来却是刚刚好,我不算太小,能感知两国间的感情;也不算太大,能二者兼顾喜欢他们。


从前看一个手书,bgm《春秋》真的非常契合他们:“我若没被你改写一生,怎配有心事”。


他们之间,剪不断理还乱,这份感情将永远纠葛下去。


遇上、喜欢上他们真的是我非常幸运的事。


愿他们诞生在战争年代的爱情万古长青。




——记2018.06.08 习授予弗拉基米尔·弗拉基米诺维奇 Путин“友谊勋章并同乘高铁”

太可爱了!!!呜呜呜

啊墨吉:

谢谢你们的爱。
谢谢你们的努力。
我们有好好的成长,如您所愿。
*亚麻花花语:感激